人生故事丨许添盛医生生命中的那束光

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配合,我们收到了一些朋友的稿件。欢迎大家继续踊跃投稿,只要你来,我们一直都在。

下面的音频是许医师早期演讲的背景音乐,早早最喜欢这首啦。大家可以边听音乐边看文章哦~

回溯往昔,其实早在七八岁时,我就经常郁郁寡欢,长期以来,我一直简单粗暴地把愤怒悲伤等情绪感受深埋心底,逼着自己戴上乐观坚强的面具。

在别人眼中,我像温室长大的快乐花朵,然而终究还是原形毕露了。从小到大积压的所有负面情绪,在产后火山爆发。

此刻的我才意识到:人生经受的种种伤痛,假如没有正确面对并及时疗愈的话,它迟早会出来兴风作浪,让生命不得安稳。

尤其在和孩子互动早期,前尘往事汹涌如潮,悲伤逆流成河,成长过程中的痛楚在抑郁高峰期发作得最为强烈。

不得已回国看中医,老同学推荐我读许添盛医生的书,这位朋友性格内向又爱好哲学,和我一样关注人生意义。但我那时一门心思要念佛往生净土,所有与佛无关内容都被我拒之门外。

记不清是何种因缘,鬼使神差地竟让我在油管上看到了许医生的讲座。许添盛医生当时盘腿坐着,一边嘻嘻哈哈“大放厥词”,一边用手抠着臭脚丫。

这幕至今难忘,深受传统文化浸润的我如何受得了。当下关闭视频,还电话好心劝说朋友千万别再看了,我义正词严地说:“末法时代,邪师说法如恒河沙,你看他坐没坐相,怎能听他呢?!”

无数个夜晚辗转难眠,百无聊赖地在油管闲逛,竟再遇许添盛医生讲座,索性打开听听,竟一发而不可收了。

我发现,许添盛医生真是个有魔力的人。以前每次听某些大德开示,我会内心紧张,身体开始僵硬,无法放松。但许医生的台式软语入于耳中,好像给我做一场灵魂按摩,伴我安然入眠。

我尤其喜欢早期许医生钢琴伴奏的讲座,悠悠琴声搭配上他活泼轻松的许式大笑,真是最和谐的乐章,可惜现在没有了。

我渐渐改变了对许医生的看法,发现他是位非常有同理心又有善巧智慧的医生。受他点拨后的我思想解放了,再读佛经或是《圣经》势如破竹,这些智慧在我心中皆能融会贯通,不再钻牛角尖,陷入困兽之斗。我自由了!

其实我也开始反省,之所以从前对他有那样的偏见,缘于自己有太多的条条框框,既苦了自己,又无法与世界和解。

蒋勋老师说,一个社会不给走特立独行的人空间,这个社会会走向堕落。我十分认同,允许一切发生,培养心的宽度和广度,是心灵成长的必修课。

我把他的视频发给别人,有人与我当年反应相同,我会解释说:“他是老顽童周伯通那样的人,天马行空、古灵精怪的,他的内心不呆板,很灵活的。他很真的。看他的书,听他的演讲,不能死于句下,执着某一句较真。”

许添盛医生吸引我的,还有他的真诚与坦白,那位推荐给我赛斯哲学体系的朋友也有同感。我们都觉得有些“大师”戴着面具端起架子,而许添盛走下神坛,和芸芸众生打成一片。

从前的我非黑即白,一心一意要在这五浊恶世做圣贤救度众生,被抑郁症击倒后慕然醒悟,终于承认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。

我们有神性,但也有人性啊。只要是人,都会有局限性的。完美的人绝不存在,我终于“开悟”了,这又归功于许添盛医生了。

从前的种种束缚与恐惧开始松动,我骨子里的老庄被唤醒。其实,我从小到大是偏爱老庄的。个人并不喜欢儒家那套,尤其反感宋明理学,但因缺乏自信,便也否定自己随了大流。

我也喜欢倪匡先生,老爷子经常说,人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,是可以为所欲为的。

他们的潇洒不羁让人艳羡,向往成“令狐冲”和“老顽童”的人不少,但终因世人肤浅的嘲讽非议而胆怯却步了。

我们都是本性天真烂漫的自由主义者。知音难觅,这些前辈的存在稀少而珍贵,在冷漠的人世点亮明灯,赋予赤子追梦的勇气。

听许添盛医生细述家事,总能引发我的共鸣。他说人生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最爱你的人每天都在否定你。我深有体会。无论做什么,父母永远有意见,这个不行,那样也不好,以至于我经常与他们发生冲突。

从小到大我都在努力做个好孩子。其他小孩上小学时就辱骂母亲,还有同学高中时跟我倾诉好想杀了她妈妈,我却从来没有过,充其量上高三时,我敢顶嘴,但我一顶嘴,他们仍然打我。我是在家暴下长大的孩子。

特别羡慕那些亲子关系幸福的女孩。好比摔下马后肋骨断裂的志玲姐姐,住院期间的她,从父母家人那儿得到的全是无比乐观的正能量,所以恢复很快。

我没那样的福气。妈妈虽来救急,但多愁善感又悲观消极的她,只会令我的病情雪上加霜。

好在老公与公婆理解这是病,从未嫌弃过我。父母却相反,妈妈跟我幼时记忆中的那个妈妈一样,她对女儿的悲伤哭泣很不耐烦,更对我的歇斯底里深恶痛绝。

她气势汹汹地指责:“你不要再这样了!你这是在给人家添乱,让别人无法安心工作。”听这话的我更绝望痛苦。

患上抑郁症最可怕的就是旁人看你安然无恙,但你自己的灵魂却掉进无底深渊,这深渊中的痛苦难以言喻,只能独自默默承受。

不了解这病的妈妈,会骂我,说我在“作”。加之我又学了传统文化,常常孝字当头,欲罢难休。幸而有许医生陪伴,他为我解下了紧箍咒,用赛斯哲学体系的甘露助我枯木回春了。

许添盛医生成了我的一位心灵导师,在他的声音鼓励下,我擦干眼泪,决心自救。

从那时起,我深入学习中医经典,开始食疗,为自己开方调理身体。我研究宗教哲学,继续追问人生的意义。我学习赛斯哲学体系,想要认识我自己,想研究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进而自我疗愈。

许医生常说,一个最圆满的人生是我对自己不失望,而非随波逐流取悦世界,一定要把人生的力量拿在自己的手里。

我要找回那份初心。既然信念创造实相,何不从此刻起创造自己的美好人生?经过长时间的挣扎努力后,我从抑郁深谷爬了出来。

我面临过内心的困惑纠结和外界的质疑反对,还要应对生命的各种新难题与挑战——其实大多时候来自原生家庭,从小到大他们不断对我催眠,我做任何事情任何决定,他们都要否定、打压甚至诅咒。

亲朋好友对我选择做家庭主妇,不仅嗤之以鼻,还会负能量暗示诅咒,说我这是自甘堕落,迟早被社会淘汰,会被老公丢弃,被女儿嫌弃等等。有些还幸灾乐祸,等着看我越过越惨呢。

因为学了赛斯哲学体系,我识别出了这些限制性信念。那些没有觉悟的人在恐惧不安中过活,他们还要拿自己的枷锁来囚禁自由人。

我也痛苦迷茫失落,会跟着外界声音来厌恶自己,但我要重建自信。如今的我,有时仍然会习惯性地陷入自我否定。

每当心中指南针被外界磁场干扰时,我会问自己,假如现在就是末日,你到底想要什么?答案是我想有个家,有个温暖幸福的家,男主外女主内,夫唱妇随过一生。

孩子今年七岁,在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下,她身心健康,没进过一天的医院,没打过针,甚至连感冒发烧肚子痛都少之又少。

我按照从赛斯哲学体系学来的理念教育孩子。她快乐学习,成绩出类拔萃,根本不用我们担心。她和那时的我不一样,真是个无忧无虑的老灵魂啊。

许多母亲面临的亲子烦恼,我是没有的。庆幸我们仨之间总有爱的互动,在我心里,老公和孩子就是爱,是暖,是这人间的四月天!

有人佩服我的“牺牲”,诧异北大毕业的我竟甘当全职妈妈。不过对我而言,爱是不计较的。落到实际,则体现在不算代价的彼此成全,和自我消融后的相互理解,这原是个人信念,赛斯哲学体系再次坚定了我的这一信念!

正如介绍赛斯哲学体系给我的那位朋友的寄语:“此时此刻,你在这里,就代表你是有价值的。这价值与生俱来,独一无二,它是造物主所赐予你的礼物。”

我享受家庭主妇的生活,我没有浪费时间,我十年如一日创造着自己渴望的幸福,这可耻可怜吗?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。怀疑与恐惧皆为幻相,信念和勇气由内而生。

假若生命中没有许添盛医生这束光,我一定会重蹈原生家庭覆辙。因此,谨以此文聊表感恩之情,对医生本人和整个团队献上深深的祝福。

藥清玉竹,本名向章倩,系09届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翻译理论与实践方向硕士。

读书期间在首届清华北大诗歌翻译大赛荣获英译中第二名,北大外国语学院K歌大赛中第一名。

翻译过英国著名作家萨基的《边缘人的爱与忧愁》、保罗科埃略的《光明战士手册》选段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爱丽丝门罗的《荨麻》以及艾萨克辛格的童书系列,还有著名德语童书作家米切尔恩德的《吉姆·克诺普夫与小美人鱼》等。

个人原创作品发表有《关爱动物的瑞士人》、《瑞士的火车》、《瑞士归来不看水》、《瑞士房屋之美》、《瑞士隐居生活》、《瑞士中医诊所打工记》、《风色添紫味添香》、《阿尔卑斯山下的阆苑奇葩》、《瑞士的玉竹》、《瑞士的野韭菜》等。

兴趣广泛,不断自我充实,获得全美瑜伽联盟RYT200瑜伽教练认证,目前正就读于英国淑兰学院学习中医。

2.请将稿件直接粘贴到邮件正文中,并在附件中添加word文档,请不要发送PDF格式稿件。

4.请在稿件中留下您的联系方式,如电话号码或者微信号码(为了在小编对文字进行修改以及署名时,方便跟您沟通及确认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