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去可以改变吗?如何疗愈童年伤痛

金尚,本名李红艳,心理咨询师,心理学硕士,心理学副教授,已出版多部心理学著作。

我们经常性地会在想,当初若是做了另一个决定,人生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。现在的我又在哪里?

从量子力学的角度而言,所有的选择性都是有可能的。那些没有被选择的实相,如果被其他的你选择了。那么,我们的人生会有多开阔?

很多陷在困境里的人,会说,”我没得选择,我没得办法,才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。“赛斯哲学告诉我们,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每个当下重新选择,可以改变职业,婚姻,健康状态,进入新的可能性的自己。

好比是你走到一个十字路口,想象向左转,然后就是老家古井旁的一棵树,你在心里想象着。以你走到这个十字路口为例,想象当你左转的那条路线,以及以那条路线发生的后来所有的一切事情。

赛斯说,“其实我们已经在那个方向送出了精神能量。当我们选择直行时,它变成了你现实经验的物质实相。那么我们没有选择的左转路线就不存在吗?不,凡起心动念必留下痕迹,无论有无采取行动,实相都已经发生了。”

那些被吸向左转路线的部分,继续其旅程。当初你只要有过的考虑,做过的决定,起过的念头,都已经在继续其旅程了。另一时空的另一自己,已经在经历以左转路线为拐点的物质实相了。

我们所认为的自己,过去与未来,可以在每个当下改变,我们的生命随时可以转到另一个方向 。每一个当下都可以改变与创造新的过去与未来。

这是赛斯哲学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《赛斯书》中写下的观点,居然与后来被验证了的量子力学中的延迟选择高度一致,不得不让人赞叹赛斯的智慧。

量子力学中就有一个说法,这里有点复杂,有基础的同学一看就懂,没基础的同学看了有些绕脑,不过可以百度。这里我就简单描述了,量子力学中有个波粒二象性,意思光既是粒子又是波,当无人观察的时候,光就会呈现能量形式的波;而当有人观察的时候,光又会呈现实相形式的粒子。

而当一开始没有观察者,到后来有了观察者之后,光板上还是呈现了粒子形状。那么在光发出来之前,它是怎么知道后来会有人观察它呢?这个就是光量子的延迟选择。

过去究竟是什么样的,谁也说不准,你在心情好的情况下,和心情不好的情况下,描述的可能是两种不同的情形。比如当你和男朋友恩爱时回想的过去,和与男朋友吵架时,回想的过去肯定就不一样。